关灯
护眼
    『天守阁遭遇新的一轮袭击』这件事很快便传遍了离都。

    没办法,这么劲爆的事情就算想遮也遮不住,甚至于在一些人的心里,它的发生才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以墨千琉为首的天守阁逼得太紧了,没有活路,就算不理智也要反抗!

    “我就是这个意思,她终究还是年轻了些,操之过急了啊,现在还不是无法挽回的阶段,我希望您能出手帮她一下。”离都镇守府的书房里,白老坐在镇守的对面,认真的说着这件事。

    这一连串的变故其实让他的血压也有些攀升,若非是他确确实实认输了,恐怕能被气的直接升天去。他忍辱负重,苟且同意李金铭的种种无理要求为的不就是天心海棠吗?结果到最后,莫名其妙被截胡,出现在了墨千琉的手里,而他呢?竹篮打水一场空,李金铭想赖账,就算赖不掉也要en赖,非得说下次拿到天心海棠的时候一定给他,可谁不知道这东西有多难得?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也未必能找到。兴许是棋差一着,这段时间以来,白老自己做的事情基本上没一个顺心的,也就是最后的结果八成都是好的,要不然他早就承受不住了。

    到了他这个年纪,以他的性子,其实不追求什么名利,为的就是子孙后代,离都百姓,所以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能接受,尤其是能在这一桩桩,一件件事里看出希望,这样就更好了。

    他觉得墨千琉是离都的希望,虽然可惜傅长安不是离都的人,但也能接受,毕竟独占两个这样的天才,就算是天也会嫉妒的吧?也只是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并不希望墨千琉会因为这次的事情一错再错,甚至把局面带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他也知道自己劝不了墨千琉,所以来找镇守,让镇守想办法。虽然他和镇守关系不大亲密,但是看在自己四重天高手的面子上以及事关墨千琉,天守阁的未来,镇守应该不会置之事外。

    “操之过急……嘛?”镇守虚着眼思考着事情,他不否认墨千琉这波是略输一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这种程度的事情还称不上胜败,也不足以分辨墨千琉到底行不行,而且相比出手干预,他其实更期待墨千琉的反击,她做的那些事情确实太过激进了些,步子迈的太大了,但是她到底能不能成功呢?

    “老爷,这里有一份急件,是墨阁主给您的,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我觉得您现在应该听听。”镇守府的管家在这个时候敲门打扰他们的谈话,作为镇守的心腹,他其实稍微偷听到了一点两人谈话的主题,所以他才会在这个时候不识相的打扰。

    “行,那你进来吧,说给我听听,是关于什么的?”镇守眼睛里重新出现了焦距,让管家进来了。

    这件事情他想回绝,但是不好回绝,若是有转机的话自然最好。

    “是关于天守阁动向的最新消息。”管家走进书房,把手里的信件递给镇守,口中也在回答着镇守的问题。

    “哦?”镇守不由得挑眉,他能从这个老伙计脸上,声音里察觉到某些激荡的情绪,看起来这个消息很不寻常。

    “天守阁那边颁布了不少新规,我简略的听了下面人汇报就是天守阁要全方面的复苏了,大兴土木搞建设,招揽人才,手笔很大,而且公开收各种材料,需要的量和品种都非同一般,我感觉是要将天守阁彻底建造成坚不可摧的壁垒。另一方面,墨阁主砍下了相当一部分的俘虏的头丢到了那些家伙原本的势力门前,随之而去的是用鲜血写就的敕杀令:令到而降者,除主谋外不杀,不降者,满门诛绝。”管家念到最后一段的时候,身子微微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