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嗯?”

    林风觉察到一丝不对。

    七十五床的那位女生,嘴角有一丝油腻,表情和刚刚也有所不同。

    很明显,另一个煎饼果子,被七十五床的女生给吃了。

    看了林雨一眼,对方似乎没有坦白的意思,林风也就没有说什么。

    将水杯放在床头条柜上,到了一杯开水,林风搬了一张凳子坐在林雨的床位旁边。

    发呆!

    是的,林风没有任何事情可做,只能坐在凳子上发呆。

    下午六点钟。

    七十五床女生的父亲依旧没有回来。

    七十七床阿姨的女儿出去给她妈妈买饭去了。

    七十九床的大叔似乎没有吃晚饭的打算,这会侧躺在床上,目光死死的盯着林风这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病房里安静的可怕,甚至几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下午七点。

    七十五床女生的父亲回来。

    他给女生带的食物应该是汉堡包,女生在她父亲出去打水的空,林风注意到她将汉堡包掰了一半给林雨。

    七点十五分。

    七十七床阿姨的女儿也回来了。

    一股酸辣粉的味道扑鼻。

    随后整个病房内都是酸爽的嗦粉的声音与味道。

    林雨,以及七十五床的女生,明显都咽了口口水。

    几人都吃过饭后,七点半,大背头中年男子打破了沉寂,主动找林风聊了聊天。

    随后,七十七床的阿姨,七十九床的大叔,也都加入进来,相聊甚欢。

    林风发现,七十九床的大叔是一名话唠,属于那种口齿不清还喜欢说的类型。

    这名大叔姓胡,叫胡强,五十六岁。

    那名大背头中年男子,爱吹牛炫耀,大叔胡强被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中年男子名叫马九,他女儿叫马紫琦。

    七十七床的阿姨不怎么爱说话,别人聊的时候,碰到高兴的话题最多露出一个笑容。

    这阿姨姓刘,叫刘兰芳。

    而她女儿让林风比较惊讶,竟是随她的姓,叫刘萍萍。

    畅聊过后,几人也算是熟悉了。

    林风发现,马紫琦好像和林雨特别有共同话语,他们聊的竟是一些奥数的运算,奇数的解析之类的。

    ……

    晚上八点半,病房内准时熄灯。

    林雨吃了药之后,明显精神不是太好,困意席卷,很快就睡着了。

    其他人也是一样,病房内很快就想起了一片高低不同的呼吸声。

    林元坐在林雨的病床另一头,占了一小部分位置,侧躺下也是能休息的。

    马九要了陪护病床,就架在两个病床之间,他躺上去之后,也将两个病床之间的视线隔开了。

    “呼噜噜!”

    “呼噜噜~”

    还没五分钟,马九的呼噜声就打的震天响,整个病房内就像是打雷一样。

    好在,林雨几人的药中应该是加了安眠的成分,他们睡的很沉,一点都没被那呼噜声给吵醒。

    但林风就不行了,他的感官本来就很敏锐,那呼噜声就如同在他耳边炸响的一样,根本无法入睡。

    七十七床的刘萍萍,林风看到她将耳机塞进了耳朵中,明显也是被吵的够呛。

    凌晨,十二点钟。

    林风依旧毫无睡意,但他却已经保持着侧躺的姿势足足三个小时了。

    病房的窗户被打开了一道二十公分的通风口,光线,风声从缺口处进来,在房间内转悠了一圈又再次离开。

    这一切,在林风脑海中都形成了一个画面。

    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意想成立,形成风力循环,风速15,每循环一圈用时6秒。”

    林风的身子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