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梦婉儿说了什么?

    只有张谦跟她两个人知道,事后,也就是在晚会散场的时候,郑莺儿、王主任、郑宇凡前后都询问过张谦,可张谦却是一句话也不说,搞得他们当时心里是不怎么舒服的。

    可不舒服又能怎么样?

    人张谦不想说,你总不能逼着人说吧,也正是这样,不管是郑家也好,还是市委那边也罢,第一时间就把视线锁定在了梦婉儿的身上,毕竟一个能够影响张谦决策的人,他们当然得注意了。

    尤其是郑莺儿,她极力要关注梦婉儿的原因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梦婉儿跟张谦到底是什么关系,正像张谦之前所担心的一样,如果这个人是李桂芳,或许她也就放下了,可这个人是梦婉儿,她是说什么也要弄明白了。

    只不过大家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晚会散场的第一时间就没了梦婉儿的身影,她就跟完全没有出现过似得。

    就连张谦也不知道她的去向。

    张三在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后来到张谦旁边,“谦子哥,咋啦?”

    从晚会散场后,张谦就一直坐在原地,没说一句话,也没换过一个姿势,就仿佛是静止了一般。

    这让周围的人都觉得有些好奇,不过谁也不敢上来多问什么,毕竟现在的张谦,在村民们的心目中,已经有一定的威信了,但凡有威信的人,必定会让人有所敬畏。

    敬畏这个词,除了尊敬之外,还有畏惧的成分在里面,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层畏惧,所以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过来打扰。

    至于张三就有所不同了,他同样敬畏张谦,可在敬畏的同时,更多的是关心,把张谦当成了自己亲哥哥一样来关心,这就让他不由的有些担心现在张谦的状态了。

    张谦看了眼张三,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张三犹豫的也只能作罢,可就在他刚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张谦突然把他给叫住了。

    “小三,没事的话,陪哥坐一会?”

    张谦开了口,张三肯定得听着,当然,这并没有强迫的意思,完全都是出于他自愿的。

    张三坐下来之后,张谦叹了一口气,“小三,你说哥做的这些事,对吗?”

    张谦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倒是把张三给问迷糊了,他挠了挠头说,“谦子哥,你是说什么事对不对啊?”

    “也不是特指某一件事,只是觉得,我是不是在处理问题上,有点太我行我素了,没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张三还是没听明白张谦想表达的是一个什么意思,不过就单指这字面上的意思来说的话,他挠了挠头说,“谦子哥,你知道的,我没读过什么书,你说的我行我素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只知道,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和我弟弟,这辈子肯定是跟定你了。”

    张谦对于张三的这个回答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反倒是他的这种性格,让张谦心里很向往。

    认定了目标,就一头扎到底,什么顾忌,什么考虑都不需要,你说啥,人就干啥,就完事了。

    可这是张三,不是他张谦。

    今天梦婉儿在他耳边说的话,其实很简单,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她只是告诉张谦,凡事与人留一线,这样对人对己,都有好处,毕竟他现在还没到那种人人都得对你点头哈腰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