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怎么了?水爷?”梁朝声音严肃了起来,大早上就打了电话过来,梁朝有些意外。

“不要紧张,好事情!”柳水的声音都带着笑意“刚接到消息,天师府那边让白匪回去,就这几天。”

“水爷,道上的事你比我熟悉,这么突然必有古怪。”梁朝不觉得这件事有多么值得庆贺。

“你放心好了,消息说白匪的暗箱作得罪了不少人,天师府那边看不下去了让他回去,这一回去什么待遇和什么时候回来可就说不准了。”柳水的语气不比寻常,开心的不得了。梁朝听了这些,心下明了,是了!这条道上得罪人的地方太多了。现在回去什么待遇就说不好了。

梁朝挂了电话,也懒得下去,在楼上书房补了回笼觉,一觉好梦。

过了几日,苏澜是要陪着自家爷爷去法庭的,虽说苏昱做事过分,可到底是苏老爷子的孙子,这二十几年养育下来,到底感情还是在的。

苏昱被判了刑,不轻不重,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连带着周仁的家人以后也是苏家人在照顾。

苏老爷子大病了一场,苏澜忙前忙后,店里也没有去,在苏家尽心尽力的照顾,白梦也来过,看着苏澜的脸都瘦了一圈,也就天天往苏家跑,既担心苏澜又照顾着苏老爷子的身体,两个人忙的不行。

沈月和庄心悦没有举办婚礼,请了亲人和两个人的朋友好好的吃了一顿饭,算是正式告诉朋友们这件喜事,小女儿虽然不太满意,但总归是开心的,这么久自己妈妈身边多了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小姑娘到底是懂事的,跟着庄心悦前前后后的招呼客人。

北松河从北家回来,知道了白匪事情的始末,和梁朝两个人感慨到底华北市是有些安静的日子了。

北松河没细说北家的事情,看着店里没有白梦的踪影倒是问了一嘴梦回狐山了?”

梁朝突然想起来没有看过苏老爷子,又想来许久不见苏澜,拉着北松河往外走,带你找白梦。”

到了苏家,北松河看着梁朝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我找白梦?怕不是你自己担心苏澜吧?”

梁朝笑的无耻,看着苏澜一脸心疼什么区别,我找苏澜,你找白梦。”

梁朝看了看苏老爷子的气色,又把了脉事,就是急火攻心,老人家年纪大了,有些病痛是正常的。好好休养几日,在补补身子,败败心火就好了。”

苏澜自然是相信梁朝的,让管家听着去中药店里去配药。自己和梁朝一行人从屋里退出来坐在客厅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