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网控室内。

    盛羽目光定在屏幕上,话却是对旁边的人说,“她有回消息吗?”

    卫精海摇摇头,“还没有。”

    盛羽抿了抿唇,脸色有些难看。

    卫精海迟疑不定,但最后还是八卦占了上风,“盛羽,这号码是谁的?是你家里人的吗?”

    从他表哥成功与院士们汇合后,盛羽就让他趁着现在有信号,不断拨打一个号码。

    打不通,就改发信息。哪怕信息一直石沉大海,还得发。

    这么紧张,难道是家里人的?还是说她在联系男朋友?

    卫精海脸色变来变去。

    一会儿为自己表哥感到不值,一会儿又怀疑是他猜错了,毕竟她连他表哥都看不上,还能看得上别人?

    陈天虎见势头不对,赶紧上去把卫精海给拉开,两人到远些的地方去说小话。

    盛羽不理会他们,全神贯注地配合反馈回来的信息操控病毒程序。

    秦阳洲无疑是个优秀的领导者,迅速将信息捋清楚,然后兵分三路行动。

    一队是纯游兵,前往西座二层救援另外被困的研究员。一队也是纯游兵,他们根据研究员的信息前往药剂或者样品储存库,将需要的东西取回来。

    至于最后一队则是大杂烩,游兵们护送着这些又累又饿、像落汤的小鸡崽的研究员回去。

    “嗞”

    盛羽敲着键盘的手一顿,“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燕邑不在,他内急,找洗手间去了。

    卫精海挠了挠头,“声音?好像没有吧,虎哥你有听到吗?”

    陈天虎凝神静听,然后摇摇头,“我也没听见。”

    盛羽抿了抿唇,继续敲键盘。

    卫精海在叭叭,“我们这安全的很,别把神经绷得太紧了,安心,我表哥他们很快就”

    这话还没说完,一团黑影从上方呼呼地飞下。

    卫精海灵活避开,定睛一看后抽了口凉气。这玩意儿好像蟑螂,只不过它足足有拳头大小,背后展开的壳翼宛若镰刀,隐隐泛着金属的寒芒。

    卫精海是躲过去了,但正因为他躲避,这只变异的蟑螂直直朝着盛羽飞去。

    盛羽坐在电脑桌前,这桌子是办公桌,旁边都有抽屉,中间空的,可以让入座者放脚。

    这种设计是好,可以充分利用空间,但却不方便使用者一下子退开又或者往旁边挪。

    尤其是盛羽现在坐着的那把椅子,并不是轮转椅。

    卫精海脸色剧变,“盛羽!!”

    盛羽目光一缩,想要找东西将那玩意儿拍开,然后桌子上干干净净,根本什么也没有。

    变异的蟑螂已临近,就当卫精海与陈天虎目眦欲裂,以为要见血时,盛羽五指张开,衍生出一副巨大的、像猫科动物一样的手爪。

    拍的一下,变异蟑螂被锋利的爪子打了个正着。

    盛羽一击得手,迅速用爪尖尖把被她拍在桌上的变异蟑螂戳死,然后手爪消失。

    不过五秒的时间,化险为夷。

    卫精海瞠目结舌,他脱口而出一句,“盛羽,你的兽力不是空间吗?”

    盛羽不理会他。

    卫精海与陈天虎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

    盛羽依旧坐在椅子上,一个熟悉的金色的沙漏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一次性兽卡猞猁的利爪已激活,有效时间:十五分钟。

    盛羽继续敲键盘破译程序密码,“别看我,赶紧去检查屋子,当一只蟑螂出现的时候,这屋子里很可能藏了一窝蟑螂。要是被那些东西剪断网线,修理起来可就麻烦了。”

    两人精神绷紧,不敢怠慢地立马检查去了,等燕邑从洗手间回来,卫精海也拽着燕邑一起检查边边角角。

    时间如水流过。

    当盛羽把所单把手头上的事彻底干完,她忽然打了个激灵,不,应该说打了个寒颤。

    她觉得在不知不觉中,周围的温度好像又降了许多。

    “博士怎么了?难道那些东西又来了?”陈天虎瞬间警惕。

    但不应该啊,他们都检查过好几轮了,刚刚是因为顶板的封盖偏了,所以才有那些东西跑进来。

    盛羽皱眉,“你不觉得冷吗?”

    陈天虎下意识说,“还好吧。”

    盛羽于是又看向燕邑,后者穿得倒是比陈天虎多,他原先脖子上还围着围巾,只是现在围巾不见了。

    被盛羽一瞬不瞬地盯着,燕邑有些不自在,头上不由冒出一对毛绒绒的猫耳,仔细一看他额头好像还有一层薄汗,显然不冷。

    盛羽又去看卓海和卫精海,前者常年锻炼,肌肉虬扎,后者虽然以前是富少爷,但也有锻炼,所以这一圈看下来,她不得不承认只有她一个人觉得十分冷。

    但之前为了装带武器,盛羽把小囊袋里除了药品的东西全部挪出去了,现在空间里根本没有衣物。

    “学姐,你是不是很冷?”燕邑看见盛羽嘴唇都有些白了。

    燕邑看见盛羽冻得嘴唇都有些发白,又见盛羽后面点点头,当下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的棉服给她,“学姐你穿着吧,别着凉了。”

    卫精海莫名有些不爽,“冷就开暖气啊,现在又不是没有电,把自己裹成一个球多不方便啊!”

    说着他就去开空调了,然后利索开启了空调的制暖模式。

    空调开了,盛羽对于燕邑摇摇头,燕邑收回手,不过脱下的棉服没再穿回身上。

    盛羽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扶手,若有所思。

    秦阳洲带着一批人前去取各类研究成果,这些东西有的放在地下七层,有的放在地下四层,位置并不统一,因此他们花的时间也是最多的。

    等他们回来,空间算不上大的网控室内已经满是人了,甚至人太多,不得不把网控室旁边的屋子也开了。

    大家挤在一起,面前摆着不算充足,但勉强能果腹的食物,在经历过胡吃海喝、抚慰了一直叫嚣着进食的肚子后,每个人都有一大堆话想说。

    “太不可思议了,这才短短几天,一切都变了大模样,不科学,没理由会这样的啊”

    “呵,人吹气球似的变成了怪物,怪物都吃人了,还讲什么科学,依我看这个世界就是疯了。旧的秩序被打破,这个时期往往是最危险的,希望我活得够久些吧,能等到新秩序的重新组建。哎,他妈的,也有可能等不到了,毕竟我居然变成了只兔子,这能力有个屁用!”

    “笑死,有的人说着说着就从颓废变成了愤怒,你知道的,最能给人力量的往往是怒火。”

    屋里气氛已经热切不少,在一群穿着白色研究服、以及穿着随意的游兵中,秦阳洲一眼找到了盛羽。

    不是他在盛羽身上装了追踪系统,也不是盛羽在喊他,而是这屋子里就盛羽一个比较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