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石大当家,我诚意满满,今日也是孤身前往,莫不是诸位英雄还在质疑我的诚意?”

    杜川摇着扇子,先是看了一眼石越,而后冷冷的又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众人。在场的众人,脸上神色各异,有坚定追随石越的、有还在迟疑观望的、也有个别眼神闪烁贼头贼脑的。

    “我呸!官府和朝廷是什么德行我们比谁都清楚,这等好事,鬼才相信你们会想着我们天厌寨!”

    原先跪在大堂正中间的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山贼呸道。因着他这一大嗓门,杜川才又冷着一双眼睛看向他,挑了眉道:“这位待遇倒是特殊,不知地上跪得可舒服?”

    那人被杜川这么轻飘飘的冷嘲热讽,顿时气得回不上话来。

    杜川不屑的哼了声,才又看向石越道:

    “官府和朝廷再不可信,利益还是可信的。你们归降开寨、朝廷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此,朝廷免去了山贼和流民之乱,你们也免去了杀身之祸。日后双方还可合作共赢,我不明白,如此两全其美的事,官府或者你们,有何不乐意的?”

    “空口无凭,我们如何信你?”

    人群中又有人问道。杜川循声看去,笑道:

    “今日我领了四千全副武装的精兵前来,为表诚意,刻意在山下严阵以待让你们瞧个清楚。可之后我又仅带两百精兵上山、更是只有我们四人入这堂来。我无非是想告诉你们,”

    “若我真想用武,光是山下那四千精兵你们都要招架不住,更别说随时可调动过来的四万精兵。我之所以没有动武、甚至孤身前来,不过是为了让你们安心,表示我的诚意罢了。”

    “若如此你们还不肯合作,那你们便是非要同朝廷拼个鱼死网破。即是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众人面面相觑,其实心中都清楚杜川所言非虚。杜川能给他们这样一个机会,可谓是天厌寨众多寨民梦寐以求的了。

    见众人面面相觑后均是默认的低下头来,石越才道:

    “我相信杜公子。他若真想将我们一网打尽,也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更没必要孤身犯险。各位当家,大家意下如何?”

    听到大当家这么问,其他当家绝大部分都纷纷点了点。而这时四当家看向了二当家,两人对望了一眼,四当家便紧张的上前道:

    “大当家,便是朝廷放过了天厌寨的其他寨民,他们又如何肯放过我们?”

    四当家这话,瞬间又给在座的各位狠狠泼了一盆冷水。石越也是皱了眉,看向杜川。杜川直视他的眼睛,暗暗对他点了点头。

    杜川摇着扇子开始绕着诸位踱步道:

    “我知晓诸位的身份,也知晓你们的担忧。可我保证,若诸位信我,我保准诸位不死,甚至今后还能开始另一种人生,再也不用躲在这天厌寨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

    “你凭什么保证?”

    二当家冷冷的看着杜川,冷笑道。他那眼神,是只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淌过忘川河的人才有的冷酷狠绝。

    杜川见罢,带丝挑衅,又向前一步道:

    “就凭我能说动官府、百姓、以及你们同意合作。我既然有能力解决他人解决不了的难题,便有能力保你们不死。”

    四当家本以为杜川只是个贵族公子徒有其表,没想到这人却是半点也没被自己的二哥吓到,甚至有着如此强大的气场将在场的众位山贼头目都镇住了。

    杜川的话一出,莫名的让其他当家暗暗信任。石越见罢,便再添一把柴火道:

    “我信杜公子。我已经受够了提心吊胆、苟且偷生的日子。与其躲在山上想着什么时候被朝廷重兵围剿,不如赌上一把。若赌赢了,兄弟们不管是回老家同家人团圆,还是在这山上娶妻生子成家立业,都远比如今这日子好上百倍千倍。”

    石越说罢,又深吸了一口气,一一扫过众人,下定决心道:“若是赌输了,我石某人不过掉颗项上人头,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石越这话一出,众人纷纷跟着附和,均是决心要同大当家孤身一掷了。唯有跪在中间的两人和那二当家和四当家皱紧了眉头。

    “大当家,万万不可信他!此人可是亲手杀了庚牛,还扬言一定会替那女娃报仇的人!”

    地上那个络腮胡,终于忍不住指着慕少琛叫道。而因这一指,他身后的英儿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进了门后站在玉儿身边,一直满眼恨意、狠厉着一张脸的英儿看到那人,见他竟是自己的杀亲仇人,顿时便恨得抽出玉儿腰间的匕首,大叫着冲向地上那人。

    众人都没想到突生这种变故,地上那人见英儿又疯了一样冲向自己,想起她一刀砍下庚牛头颅的样子,顿时惊慌的站了起来,拿着手中的刀便要砍向英儿。

    玉儿没想到英儿会突然夺走自己的匕首,又第一次听她发出声音,竟一时愣得忘了去拦。而本来时刻关注着杜川,跟在杜川身边的慕少琛,见那络腮胡竟要拿刀砍向英儿,便瞬时脚下一点,飞过去抱住英儿,险险跺过山贼的大刀。

    众人纷纷看向了他们三人,而正在此时,门外突然又响起了一声烟花声响,然后是几声哀叫声。众人又急忙看向门外,只见门外两个守门的应声倒地。

    二当家、四当家以及之前那两个受罚的山贼,见信号已响,便突然抽出自己的武器。

    四当家在石越的左侧,靠他最近,于是他趁着石越看向门外的时候,迅速的提起刀架到他脖子上。而二当家则早已闪到杜川身后,忽然一把扣住他的肩膀,也将刀架着他的脖子。另外两人则拿着刀做着防备的姿势,慢慢向两位当家靠拢。

    慕少琛放下英儿,见杜川突然被人挟持,那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抵着他纤细白嫩的脖子,瞬间一条血痕便落在了上面。

    顿时,慕少琛慌得瞪大了眼睛,满眼都是要疯了一般的狠厉。

    “放开他,若不然,我要你碎尸万段!”

    慕少琛努力克制着自己慌得有些发抖的声音。那死死捏着的双拳、布满红丝的双眼、因为紧咬牙根而隆起的肌肉,无不透露着此刻它们主人有多愤怒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