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被倩倩拒绝后,我有些失落。在沙发上躺下,却是辗转反侧,始终难入合眼。回想起刚才与丁梅的荒唐事,只觉得天旋地转,始终难以置信它是真的。心中萌生出一个可恶的念头。

    这丁梅显然不是什么好女人!

    连上班时间都在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聊那些不堪的内容~

    还有在金色时光小包间里跟苟厂长的缠绵~

    包括刚才这么随便就跟自己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

    跟这样不知检点的女人发生亲密度关系,我瞬间觉得自己也变得不再那么干净了。

    更感觉对不住白洁,尤其还是发生在自己家里。

    不过,万幸的是没有引起白洁的怀疑。

    包括偷看了她日记的事,也算是瞒天过海了。

    不过,后悔归后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一切都已经晚了,一切都于事无补。

    不行,我得清洗掉身上的污垢。

    于是,我找好换洗衣物,进了狭小的卫生间。

    没错,廉租房小到洗澡间只能与卫生间合并,在卫生间的墙上安装了一个花洒就是洗澡间!

    而且,因为空间过于狭小,又没有安装换气扇,换气严重不足,考虑安全起见,不能连续冲洗太长时间呢,否则有引发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险。

    我把花洒开到最大,用力搓洗着身体。

    不到五分钟,卫生间便被雾气笼罩了。

    大约十五分钟的样子,我就觉得呼吸变得有些困难,马上打开门换气。

    洗着洗着,水温越来越低,最后我已经关了冷水管,只放热水管,出来的还是冷水!

    去!我猜测八成是热水器水又坏了!

    上次出现过一次是三孔插座处接触不良,直接烧黑了。

    好再我也差不多洗好了,咬牙放冷水冲洗了十来秒钟,穿好衣服出来就去查看热水器,果然没猜错,还是老毛病,接触不良,过热烧坏了插头,塑料部分都已经严重变形了。

    家里没有插头,必须出去买一个新的来更换。

    我看看窗户外面,天已经黑得顶透,寻思着五金店早已关闭,只有去超市看看有没有卖的了。

    我就跟倩倩说你乖乖在家写作业,爸爸出去买个插头,热水器插头坏了,不然没热水呢。

    为了节省时间,我开着面包车前去。

    才上车,我的眼皮就跳将得非常厉害。

    我不迷信,可也是被它弄得心神不宁的,没办法只得不信地眨巴着眼睛。

    不想这可埋下了祸患。

    在出小区大门的时候,一不留神撞上了一位出来溜狗的老奶奶。

    准备地说,其实错并不完全在于我。

    老奶奶的狗是散放的,没有用绳索拴了牵着。

    这狗远远的看见了大门外的玩伴儿,撒欢得很,一路奔跑着去。

    老奶奶在后面追着跑。

    她也实在太自不量力了!只怕是再年轻十岁,也不定跑得过撒欢的小狗呢。

    结果,门外那另一条狗的主人也是个缺德鬼,冷不丁来了一个恶作剧,看见老奶奶的狗追出去,刚出门的那当儿,他猛然一个下蹲,佯出要从地上抓东西砸它的动作!

    小狗受了惊吓,飞快折返身朝老奶奶这边往回跑。

    而我恰恰驾车出来,小狗钻到了我的车子底下,老奶奶担心扎到它还是“刹车”不及,反正就那么给撞上了。

    没错,这完全就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嘛,管我什么事。

    可是,这可不得了呀!

    不知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老奶奶往地上一躺,手脚并用,嚎啕大哭起来。

    我顿时慌了神,没拉手刹就下车来看她。

    这下,糟了!

    更完蛋!车子后溜,本来离她还有那么一点距离,这下车轮刚好碰到她脚跟!

    还多亏守门老大爷发现及时,一边大叫刹车!刹车!一边就冲过来帮忙。

    我听到大爷叫声,猛然回头,想再回去拉手刹已经不现实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双手推住车身,不让它继续后溜。

    稍时,老大爷也已经赶过来了,与我一道阻止了车子再移动。

    “快看人伤得怎么样?”

    “赶紧花坛那边拿两块砖头来把轮胎垫起来!”

    门口进出的人们发现了情况,七嘴八舌地围了过来。

    有个好心的胖青年跳上车帮忙拉手刹,却因为过于紧张,用力过猛,直接把刹车线拉断了!

    “哎,师傅,你这刹车线怕是断了!手刹拉不起来了!是松晃晃的!”他一边说一边摇头朝我走过来。

    这时,有人已经拿砖头垫好了车轮,车子不会再后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