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空旷的大殿内,那叹息声犹如来自蛮荒,穿透岁月而来一般,沧桑而又低沉,且其内透着一股无奈以及...难以抑制的悔恨,使得唐陌眉头微皱,抬头时,漆黑的眸子扫过四周,露出警惕之色。

    “不必如此警惕,我...只是一缕残念而已。”似乎能够察觉到唐陌的举动一般,那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接着,大殿中央的位置,一簇簇的薄雾悄然涌动而出,接着,一道几乎呈半透明的苍老身影,出现在唐陌的视线内。

    那身形苍老无比,相貌倒是透着慈祥,可唐陌却能感受到一丝丝冷意从那老者身上扩散而出。

    “九千多年了...西王殿,总算是被你们这些后辈发现了,而我,也足足等待了九千多年的时间。”老者幽幽一叹,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因为太久没遇到人,急切的想要表达一下一般。

    “西王殿...”

    唐陌嘴角呢喃,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曾经的东皇界所有的事情都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而留下的古籍记载或许也有误差,不过...眼前这一缕残念,或许能够带给唐陌那曾经最完整的东皇界。

    或许,一个不小心,很多淹没在历史尘埃当中的功法秘籍等等,也都会出现也未可知,因此,对于这老者的话,唐陌倒是很感兴趣。

    “没错...西王殿,这个名字,曾经在东皇界也是一方霸主的存在,可惜...到了最后那一场大劫的时候,却一失足,成为了整个东皇界的...耻辱!”

    那老者苍老的脸庞上涌现出一抹苦涩,似乎在忏悔,抬头时,目光落在唐陌身上,旋即自嘲一笑。

    “还不知道老前辈如何称呼?”唐陌脸色凝重,耻辱...失足这些字眼,已经给予了唐陌一些想法,联想到大殿内的平静,唐陌已经隐隐猜测到了一些什么,不过却没有丝毫的鄙夷。

    身在那个年代,面对那一场他未知的大劫难,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个人的选择,况且,西王殿为了自己的选择,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且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乎万载岁月,可西王殿却依旧保留着一抹执念,为的,便是将当初的一切彻底还原。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为了这曾经的过错,整个西王殿也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时光悠悠,直至近乎万载岁月的今日,在一些关于整个东皇界的记载中,对于西王殿,大多也只是模糊的一笔带过。

    而这,或许是当初东皇界之皇的宽容,但这样的宽容,对于西王殿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承受了近乎万年悔恨折磨的西王殿,依旧依靠着最后一抹的执念,想要将当年的事情还原出来,以此,来减轻整个西王殿当初的罪孽!

    “吾名天罡...”那老者的身影似乎也都在这一瞬黯淡了一些,抬头时,慈祥的目光落在唐陌身上,沉吟之下,道。

    “前辈...应该便是这西王殿之主,西王天罡?”唐陌眸子微微眯起,早在老者出现之后,他便隐隐的察觉到,这老者的容貌,似乎...与首位上方的那男子有些相似。

    “你这小家伙,感知倒是不错。”

    “的确...我便是这西王殿曾经的殿主,西王...这个称呼,早在那一场大劫之后,我便已经配不上了。”那老者幽幽的道,旋即侧过身,望向那首位之上一脸威严的男子,那是他曾经的本尊。

    “我的本尊早已坐化,而如今的我,只是本尊临死前的一抹执念所化,借助着西王殿内的特殊阵法,方才能够历经近乎万载的岁月,若是你再晚来几个月,或许...我便会已经消散在西王殿内了。”天罡低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抹哀伤。

    “前辈,万载岁月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时候的东皇界可谓是最辉煌的时候,怎么在遭受这样的大劫难而分崩离析?”唐陌沉吟中道,他所问的这些,即便是一些古籍上都没有丝毫的记载,关于那一场大劫难,都是模糊的一笔带过。

    “那是劫数...是每一颗修炼星的劫数,当任何一颗修炼星上出现足以震慑上界的力量,这种劫数,便会降临。”天罡低声说道,语气内的无力以及无奈,没有丝毫掩饰。

    唐陌心头大震,他如今太过渺小,可却已经解除到了这等的隐秘,这让他心头无比震撼,可却强行压制下来,静静的等着,他知道,天罡的话,只是开始。

    “这种隐秘,原本只有彻底踏入偷天境之后方才能够接触到,说给你,也只是为了让更多一个人知道,毕竟...你太孱弱了。”

    “这一片苍茫之中,能够修炼的高阶星辰共有五颗,而东皇星只是其中之一,而那劫数的法则,则是早已存在了无尽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