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日,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只是依旧湿漉漉的,鸟叫声时不时的传来。

    桓婴动了动眼皮,眉头微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他胸口蹭了蹭。

    他猛的睁开鹰目,可看到胸前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眼中的杀气瞬间散去,转而一片温柔。

    她的小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时不时的动一下。他一路看去,却猛的定住。

    此时她们二人皆是上身赤裸!身上的衣服早已落到一旁,女子娇软的身子被他搂在怀里,指腹微动,肤若凝脂。

    桓婴的眼里此时笑意明显,伸手拉过一旁的衣衫盖在她身上。

    却不曾想,万俟安此时却睁开了眼,只一瞬的空洞,便伸手胡乱的捂上他的眼睛。

    “流氓!”

    说着便随手扯过一件衣服扔到他脸上,自己则赶紧跑到对面的衣服后面,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你醒了怎么不做声啊。”

    桓婴伸手拿下脸上的衣服,万俟安已经穿得差不多了,嘴角噙笑,不管她言语中的微怒。

    “我喉咙不舒服。”

    男人的声音有些嘶哑,万俟安穿好衣服,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用树叶抱着水回来了。

    “张嘴。”

    桓婴这时却没有平日的矫情,听话的张开苍白的唇,就着叶缘喝了一口。

    万俟安又拿过草药给他换,伤口已经没怎么流血了,只是伤口有些可怖。

    “你可赶紧好些了?”

    “嗯。”

    桓婴回答得很轻松,只是他面上有些凝重,幸好万俟安没看见他的脸。他刚刚一运气才发现,他的内力已经所剩无几,想必是昨夜的毒造成的,不过幸好他后来服用了解毒丹,抑制住了,却并没有解。

    他没告诉她,是怕她担心。

    “你……昨日为什么救我?”

    万俟安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昨日那一箭可不轻。

    “那你又为何?”

    他不答反问。

    “我……”

    万俟安的手上顿了顿,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做,只是下意识的。

    “你是为何,我便是为何。”

    万俟安一脸疑问,忍不住有些不切实际的猜测。

    她是为什么?

    喜欢他?

    是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