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知过了多久,万俟安才渐渐转醒。环顾四周,她现在正在一个马车里,马车摇摇晃晃,似在赶路。

    万俟安瞬间一个激灵,意识回笼,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们遇到了一伙黑衣人,十七让她先走,她走了没多远,那群人便追上了她。想到这里万俟安不由得担心起十七来。

    “醒了?”

    马车外传来一声男声,万俟安心中警铃大作,此人怕是武功不低,她慢慢爬起来,顺手取下了头上的银簪握在手中用衣袖遮住,才撩开车帘。一个黑衣男子的背影落入眼中,他倒是胆子挺大的,绑都没绑她,不怕她逃走?

    “你是何人?抓我做什么?跟我一起的那个人呢?”

    听着女子连连逼问,男子笑了笑,转过头: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你那位朋友也没事儿,我呢,只是想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仅此而已。”

    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她觉得他甚是眼熟,想了一会儿才想起。

    “竟然是你!”

    万俟安有些惊讶,没错,此人就是在那南荷城斗诗会上的汪公子。

    “终于想起我啦,我的少主。”

    汪回月笑得有些无奈。

    “什么少主,你快放我回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

    相对于万俟安的焦急,汪回月倒是平静得多。

    “不就是太上皇嘛,你放心,有那么多人保护他,没事儿的。”

    这叫什么话。不对,不过万俟安细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那两封信是你写的?”

    汪回月点了点头:

    “第一次告诉你有危险让你快走,结果你没走,可现在不走不行了,但是你住的那个地方他的人太多,咱们的人进不去,所以只好引你自己出来了。”

    原来如此。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挟持我有什么用,我一无钱财,二无权势的。”

    “因为你是我的少主大人啊。”他依旧是那么云淡风轻语气。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什么少主?她有些懵。

    这汪回月倒是坦诚,问什么,便答什么。他叫汪回月,是满色姑影中的一员,而满色姑影则是万俟安的父母留给她的影卫,最开始的满色姑影只有四个人,而后来渐渐发展有了一千多人这么多年一直守在裘山脚下,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存在,而现在也只有她万俟安一个人知晓。

    万俟安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有些震惊,她怎么突然之间有这么多手下了?她一直以为万俟安的父母没有给她留什么东西,没想到,却是给她留了个军队一样的存在啊。

    “那既如此 ,你为何这么久了才来找我?”

    汪回月的嘴角一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我可是一直在裘山下守着你的,只是你醒来那几日我刚好有点事儿不在嘛,后来我又找到你了嘛,还暗中保护你。”

    “那那个撞了我的老头儿是你?”

    汪回月点点头。

    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信息,可她转念一想道:

    “那你赶紧送我回去。”

    汪回月摇摇头:“不行,太危险了,我得把你带回去见长老的。”

    万俟安见他不肯,便拿出身后的簪子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害,他就那么重要吗?非得回去。”

    对上她的眼,眼中满是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