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灯火摇曳,夜幕已然落下,桓婴推开门,见万俟安正在酣睡。日里炎热,她的身上出了些许香汗,衣衫单薄,香肩半露。

    他有些干燥的动了动喉结,轻手轻脚的来到她床边坐下,伸出大手为她扯了扯衣衫,遮住了那半泄的春光。

    “唔。”万俟安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眼皮动了动,好一会儿才睁开酸涩的眼。

    “你醒了?”

    桓婴见她双眼迷离,声音似有若无,不觉得有些嘶哑。

    “你怎么来了?”

    万俟安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

    “回来得早,便过来看看。你睡觉怎的不锁门?”

    万俟安觉得他的语气中竟有些嗔怪。

    “那东西可送到了?可有用?”

    桓婴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发顶:

    “自然,阿繁甚是厉害。”

    万俟安嘿嘿的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能帮到你就好。”

    两人相视而笑,这一刻,似乎有些前所未有的轻松。

    “嘶——”

    万俟安突然之间双手捂住腹部,额上又冒细汗。

    “你怎么了?”桓婴见她面露痛苦,伸手便要为她查看。

    万俟安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碰到自己,要是她没猜错,应该是来了那个。

    桓婴见她阻止,眉头一皱。

    “我没事,你赶紧回去吧。”

    说着万俟安一把扯过被子盖住屁股,可她一动,才发现刚刚她起来的时候没注意坐到了他的衣衫,这下他那紫色的衣摆上有一块儿不小的血迹。

    这下完了。

    桓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也看见了那块儿黑色的血迹,鼻尖微动,空气中果然有一股血腥味。

    “你就是受伤了,为何还不承认?”桓婴一把将她拉起来:“我带你去找大夫。”

    说罢便要抱她起来,万俟安赶紧阻止。

    “别,我不是受伤了,而是……而是来了月信……”

    听到这话,桓婴的俊脸刷的红了,万俟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想笑。

    “我没事儿,你去帮我叫个女子来便可。”

    桓婴未说话,万俟安倒觉得有些尴尬了,他这是什么反应。

    万俟安歪着头去看他,桓婴却压根儿不敢看她,偶尔对上一眼,也飞快的撇开。

    “你莫不是不知道女子会来月信?”

    “万俟安你……”桓婴站起身,欲言又止:“我去给你找,你别乱动。”

    说罢便逃似的出门去。

    万俟安摇了摇头,有时候他也蛮可爱的,倒不像个冷酷的人。

    没一会儿便来了一个中年女人,说是胡冶的夫人。她很是尽心尽力,并未有半分怠慢。

    胡夫人心想,众人皆以为她是个小太监,没想到却是个美娇娘。这太上皇身边可从未有过女人,而她能与太上皇同乘,且时时带在身侧,想必是宠爱有加,能来照顾她,也算是荣幸。

    万俟安可没想那么多,她肚子疼得紧,根本没时间想那些乱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