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而青若则是马上跪了下去,双手抱拳:

    “属下无能,那两人十分精通伪装之术,这两日便不见了踪影,属下只查到他们去见了一个年轻男子,那男子似乎就是当日在南荷城与姑娘斗诗的那位公子。其余的属下正在查。”

    桓婴沉默了会儿,那个人到底是谁?从他的行为来看,对他们并无恶意,可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继续查。”

    青若正想松口气,没想到……

    “先去领个五十大板再去查。”

    他就知道,逃不脱的命运,连忙应是。而另外两个人则是有些憋笑。

    “十二明日便回暗处吧,青澹跟本尊进城,”

    桓婴落下最后一笔,下令道。

    “主子,属下也想去。”

    青若见主子只带了青澹,连忙说到。

    “怎么,你有异议?”

    青若赶紧低头:“属下不敢。”

    “退下吧,青若记得去告诉她一声明日进城。”

    “是。”

    三人纷纷退下,只留下桓婴一个人,而那书案上,雪白的宣纸只写了一个字:杀。

    次日,万俟安换了身男装,也来到了大厅之中,十七竟然也在,见到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而和昔林看到她显然是惊讶了一番,万俟安微微颔首,并未上前打招呼,而和昔林也是颔首回礼。

    万俟朝玉说她出门游玩了,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那她跟太上皇……

    和昔林敛了敛神色,恢复如初。

    而万俟安也是有些惊讶,她昨日才知道这个和昔林竟然是一位少将军,果然人不可貌相,很难想象那么温润的人竟然会上阵杀敌,倒是她浅薄了。

    一盏茶后,他的房间门被拉开,万俟安这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竟有些失神。

    “参见太上皇。”

    众人皆俯身行礼,只是出门在外并未行跪拜之礼,还是十七叫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赶紧也低头行礼。

    “平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