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尹岫腿软得有些站不稳。

    她们抽到的是:琴,同时各弹一首曲子,弹到最后的人胜。

    还好,琴是她最擅长的了,而且只要顺利弹完就行,想到这,她冷静了些许,扬了扬自以为美丽的脸。

    太监们很快摆好琴,二人落座。

    “铮”的一声响起,比赛开始。

    一开始还顺利,可到第二小段时,那黑纱女子琴音陡然一转,由缠绵变得激昂,而尹岫却在这时弹错了一个音。

    随着这小小差错,众人的心也跟着颤了颤。还有机会。

    可越往后,那黑纱女子的琴音越来越快,像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完全压住了尹岫的琴音,她弹错了,此时也没人听见了。

    “嘣”的一声响起,尹岫的琴弦断了。众人的心也凉透了,这一局,他们已然输了。

    黑纱女子弹完最后一个音符,完美结束,毫无意外,他们赢了这一局。

    “皇上饶命啊,臣女,臣女不是故意的。”尹岫突然跪地,趴在地上哭泣的求饶。

    孝泽帝眉头紧蹙,这女子学艺不精输了也就算了,无法改变,可在这大殿之上,各国使臣面前如此失态,哪有半分贵女的仪态?简直有损汯夜的颜面。

    “给朕拖下去,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两个带刀侍卫上前毫不怜香惜玉的拖起她往外走。

    “皇上息怒啊,皇上,臣女不走……”尹岫的声音越来越远,饶是她父亲,此时也只是匍匐在地,不敢再说求饶之话,只是他夫人竟吓得晕了过去。

    经此,殿中的气氛变得很是微妙,如今双方持平,胜负,且在最后一局。

    琉熙国此局是那白发白须的使者,而她们这边,赫然是万俟安。

    “姑奶奶?”万俟令翡眼中的担忧毫不掩饰。万俟朝玉等也看着她,很是担忧。她才回来,琴棋书画还未曾学过,该如何比赛?

    此时忠荣侯上前叩拜:“启禀皇上,这第三局的参赛者乃是微臣的小姑姑,前几日才回乐城,对此事不甚了解,还请皇上赎罪,另选一人。”

    皇帝不语,食指轻轻转动着扳指。

    “皇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怎可中途换人?这也太不把我们琉熙国放在眼里了吧?”那老者言语不善。

    万俟安此时出声到:“侯爷莫要为难皇上了,我可以一试。”她一个现代人,就不信还会输给一个古代人。况且前面已经抽过两签,只剩书和棋,书她是不会,可棋,倒是可以一试,就算万般不幸,抽到了书,她也有办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