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334章    序7

        叶轩听到千仞雪的声音后,便专心感觉起邪眸改造的情况。邪眸改造的过程,并不难受,相反眼睛中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

        大长老看着躺在地上的白寒,眼睛当即便的猩红起来,刚才的情况他可是全部看在眼中的。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孙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魂环破碎,武魂消散的情况,他可是看的很是清楚。只不过,因为舞长空的目光,锁定在他身上的原因,所以他才不敢乱动而已。

        千仞雪的目光扫视一眼,场上的情况,开口对着身后的白芳羽说到:“你不是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回归白虎宗吗?现在白虎宗的宗主,以及长老都在场中,你还在等什么。”

        白芳羽听到千仞雪的声音,当即上前一步,眼神坚定的,开口说到:“白虎宗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因为天赋原因被驱逐的弟子,只要在白虎宗中通过百战,便可重新回归到白虎宗中。”

        “宗主,长老,不知道现在,这个规定可还算数吗?”白芳羽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父亲白剑,眼中尽是坚定的神色。

        “这个规定,自然是算数的,但百战可是要跟宗门中,最优秀的百名弟子进行战斗,且要胜出六十场才行,你确定要这么做?”白剑的目光同样是看向自己的女儿白芳羽。

        在话音刚落的时候,白剑的嘴唇轻动,用传音入秘的方法,将自己的声音,传到白芳羽的耳中。

        “女儿,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你不需要在打百战回归白虎宗,只要在等三年,我便可找个理由重新,把你接回白虎宗中。”

        白剑看着白芳羽的眼中,也出现了,劝阻的神色,当初白芳羽被逐出白虎宗的原因,那可是因为她完全不能修炼。否则,他身为宗主,就算是自身的实力不如大长老,处处受到大长老的掣肘,那也是可以保住自己的女儿,不被驱逐出宗门。

        “那还请宗主准备百战,我要通过百战来光明正大的,重新回到白虎宗中。”白芳羽并没有听自己父亲白剑的话语,而是躬身对着白剑行了一礼。

        白剑见此,在看了白芳羽一眼后,从嘴中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

        白剑的目光,放在叶轩和千仞雪两人的身上,开口问到:“这位公子,小姐,可是让这位冕下先行收手,我宗门中的四位长老,需要前往准备百战的事务。”

        千仞雪闻言,轻轻点头,到:“舞长空,先收手让他们处理宗门的事务吧。有些事情,等他们处理完宗门的事务,我们在解决也不迟。”

        千仞雪在说话时,目光看向了,双眼猩红的大长老。白虎宗以后可是会成为忠于他们的势力,所以大长老和白剑之间的事情,是必须要解决的。否则,他们两个争权夺利起来,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而且,看白寒和大长老的样子,自己和他们之间已经算是得罪死了,所以白虎宗真正的掌权者,只要留下一个,便已经足够了。

        “是,主母。”舞长空在答应一声后,便将自己的武魂给收了起来,但他的目光,依旧是放在大长老的身上,以防他突然暴起,伤到叶轩和千仞雪两人。

        舞长空收回武魂后,场中的威压也尽数的消失不见,除了大长老外的三位长老,也将自己的武魂给收了起来。只有大长老一个人,没有收起武魂。

        大长老的目光看着躺在地上的白寒,缓缓的走上前去,来到白寒的身体旁。舞长空看着大长老的动作,时刻做好出手的准备。

        只是大长老并没有要出手的打算,因为他知道有一位超级斗罗,在两人的身后,他若是在贸然出手的话,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大长老刚刚蹲下身,想要将白寒的身体从地上扶起,带他离开大厅,回去好好检查一下,白寒的身体情况。

        只是他刚刚将白寒的身体,便听到千仞雪的声音,悠悠响起:“你们可以离开,前往处理宗门的事务,但他白寒不行,就先让他躺在这里吧。”

        大长老的听到千仞雪的声音后,眼睛瞪大了起来,阴沉着脸,开口说到:“我孙子的魂环,已经破碎了,武魂更是已经消散了,他只是说了一句戏言而已,你们还想怎么样?”

        “戏言?如果,我们的实力不如你,你大长老能肯定那是一句戏言吗?你的实力不如我们,所以那就成了一句戏言吗?”青圣轻笑一声,用讥讽的眼神看着大长老。

        千仞雪在瞟了一眼大长老后,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小轩她正在改造邪眸,说不定一会还需要用上白寒呢。所以,她根本不可能让大长老,将白寒给带走。

        大长老的目光,紧盯着叶轩和千仞雪两人,眼中仿佛是火焰在燃烧,心中更是升起无穷无尽的怒火。但是他在看到站在两人背后的舞长空时,又将心中的怒火给强行压了下去。

        他的实力本就不如舞长空,而已自己的孙子现在也没有死,所以还是先出去,在慢慢想办法,将自己的孙子给带走。

        在想到此后,大长老愤怒的转身,向着大厅外走去,在走出大厅时,大长老还用冰冷且愤怒的目光,看了一眼白剑。

        白剑则是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他既然敢明目张胆的看戏,那自然是有对付大长老的手段,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大长老的目光。

        剩下的三位长老,分别看了看白剑和大长老两人,眼中出现了思索的神色,仿佛是在想些什么事情一般。